A股高管“名利场”:年底扎堆辞职弃年终奖,最短任期6天只为“过把瘾”?

A股高管“名利场”:年底扎堆辞职弃年终奖,最短任期6天只为“过把瘾”?
原标题:A股高管“名利场”:年底扎堆辞职弃年终奖,最短任期6天只为“过把瘾”? 每经记者:李少婷 宋可嘉 李诗琪 A股,亿万股民的梦想游乐场,造富神话的现实永动机。除了一系列财务指标,A股高管的动向,亦是股民做出投资判断的基础之一。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以董事长、董秘薪酬数据为基础,加上市值、地区、行业等对比条件,对数据进行分层发现,2019年董事长和董秘薪酬持续上涨,但涨幅较上一年度略降,2018年时以“垒现金墙”闻名的“方大系”反倒低调许多,难在排行榜中觅得踪迹。此外,不同于普通职员领了年终奖再离职,A股董事长离职“任性”许多,多在年底扎堆辞职。 一个职位的最短任期可以有多长?中色股份前董事长告诉你,只有6天。投资者接触最多的董秘薪酬差距有多大?有人日进2万,有人年薪8000。图文结合,本文带您读懂A股高管“名利场”。 董事长薪酬连年走高,这些人榜上有名 “山”形现金墙带来的视觉刺激和话题讨论度总是经久不衰,颇有争议的陈光标以此走上头条,来自东北的“方大系”也因此走红网络。 近年来“方大系”旗下上市公司屡屡在“年会”时间“一言不合就发钱”,投资者们或多或少都听说过这一炫富的行为艺术。2018年度,“方大系”旗下方大炭素与方大特钢两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薪酬合计超过7000万,分别拿下当年度董事长薪酬榜的状元和探花。方大特钢还凭借一己之力,将2017年度董事长平均薪酬垫底的钢铁行业暴力拉升至2018年度的第二位。 但在2019年度,方大炭素和方大特钢在董事长薪酬上低调异常,A股董事长薪酬前十不见其踪影。2019年,A股董事长薪酬最高仅为2661.28万元,相较2018年降低34.72%,A股董事长薪酬前十的门槛也降低了,从2018年度万科A的1253万元,降低至2019年度格林美的1000.47万元。 2019年,董事长薪酬排名前10的上市公司有7家与上年重合,董事长薪酬均在1000万元以上,鹏鼎控股、迈瑞医疗和金科股份分列前三位,新上榜的中南建设、生益科技、格林美上市均已超过9年,业绩在近9年间整体呈上扬。前10家公司中,注册地点位于广东省的有5家。 掉出榜单的方大炭素实际受到了统计口径的影响。其2018年度的董事长薪酬突破4070万,实际有4000万元是奖金,但在今年的wind数据中,奖金没有计算在薪酬内,致使方大炭素薪酬董事长薪酬骤降。 方大炭素实行“低年薪高奖金”的模式,即使加上奖金,其高管在2019年度也出现集体减薪的情况,董事长党锡江的薪酬从2018年度的76.97万元减至65.72万元,奖金也从4000万元降至不足2000万。 方大特钢情况更特殊,其现任董事长徐志新不在上市公司内领取薪酬,但原董事长谢飞鸣2019年度薪酬4122.46万元,比2018年度时还高了952.79万元,领跑整个A股。谢飞鸣不在方大特钢现任管理层名单内,仅在2017年8月至2019年6月担任了方大特钢的董事长。谢飞鸣因一次安全生产事故受到行政处罚,而方大特钢2019年度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41.54%,出现了自2016年度以来的首次下滑。 方大炭素即便是低调降薪,也仍然是A股董事长薪酬排行中的佼佼者。事实上,在A股市场,如伊利股份、万科、迈瑞医疗等豪气企业还是极少数。百万年薪董事长不足30%,大部分董事长的薪酬都在50万到100万之间,不过这并不包括董事长持股分红和其他领薪渠道。 2019年度,A股董事长薪酬的平均值为95.16万元,较2018年度上涨10%,虽较2018年的涨幅略低,但仍处高速增长阶段。至少自2015年开始,A股董事长平均薪酬就连年走高,并且上涨幅度总体呈扩大趋势。 这任期有点短,有董事长只干了6天 “一把手”多是公司战略的制定者,若频频“换血”,则很有可能意味着公司经营策略不稳,暗示着危险因素。 2019年,共有237家公司的董事长宣告离任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这237家上市公司中,部分公司的董事长频频变动。2019年,就有10家公司一年内两任董事长辞职(不包括代理董事长),2家公司一年三任董事长辞职 (不包括代理董事长)。 而在这些火速上任却又很快辞职的董事长中,任期最短的不满一个星期,创造这项纪录的是中色股份2019年度的第三任董事长杨奇。2019年,中色股份原董事长杨奇因“个人原因”辞职,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显示,杨奇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”。 无论公司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,绝大部分公司公告的董事长辞职原因总是平平无奇。在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统计以上12家频换董事长的上市公司里,除了*ST围海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表示,公司原董事长仲成荣是因不满无合理理由将被罢免而选择辞职,其他所公告的董事长辞职原因几乎都集中在因工作调整、因个人原因、任期届满这三种。 上市公司股东内斗、爆雷、业绩亏损、违规被处罚也总是相伴着高管的频繁换任。 一年三任董事长离职的*ST中捷,尽管在公告中每次都表示董事长是因个人原因离职,但实际上,随着2019年股东内斗不断,第三任董事长张炫尧系任期最短的一位,任职的一个多月遭到二股东提请罢免。 在2019年里,一年两次董事长辞职、四次董秘离职的*ST围海就出现了违规担保、突然被ST、公章“罗生门”、募集资金被银行强行划走等事件。这一系列事件与*ST围海两任董事长之间的“内讧”密切相关。 伴随着频频换帅,12家上市公司中有10家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都有所下滑,而在股价表现方面,频换董事长的公司去年的股价波动也较大。其中,有5家公司2019年股价呈现下滑状态,*ST刚泰跌幅最多,超过了50%。而紫光学大、万通地产、中核钛白等公司尽管在2019年分别有两名董事长辞任,但股价依旧上涨不少,其中紫光学大年涨幅高达70.50%。 董秘难当,十家公司就有一家发生过变动 A股3000余家上市公司,董秘是一份特殊的职业。正是这数千位董秘架起了上市公司与监管部门、投资者沟通的桥梁。 所谓董秘,全称“董事会秘书”,由董事会聘任并对董事会与公司负责,主要负责公司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会议的筹备、文件保管以及公司股东资料的管理,办理信息披露事务等事宜。在上市公司的经营运作中,董秘可谓是无处不在的角色。只要公司有任何风吹草动,首当其冲面对监管层、媒体机构和投资者疑问的往往都是董秘。 位居高位、身兼重任,但董秘却并不是一个稳定的“铁饭碗”,董秘的卸任、辞职早已十分常见。 Wind数据显示,2019年,发生过董秘离职事件的上市公司共有391家,占去年A股公司总数的10.16%。就是说,过去一年间,每10家上市公司,就有一家发生过董秘变动。 而在这391家上市公司中,董秘离职事件总共发生了458次。平均下来,每个交易日离职的董秘约为2个。 虽然离职人数仍居高位,但与2018年相比,A股董秘群体的工作稳定性已经大幅提升。在2018年,A股共有760位董秘离职,这一数字是2017年的1.2倍,是2019年的1.6倍。 在发生董秘离职的391家A股公司中,不少公司也呈现“高频”更换董秘的情况,记者梳理发现,2019年,共有333家上市公司发生过2次以上(含)董秘离职。其中,7家公司发生过3次董秘离职, 而*ST围海竟在过去一年披露了4次董秘离职。 年终奖不重要?董事长董秘多在年底辞职 不同于普通上班族集中于年初的离职潮,董秘们似乎并没有“年终奖”的顾虑,更愿意在年底卸任请辞。 数据显示,2019年1月-7月,离职董秘总数为82人,而从8月开始,离职董秘数量出现迅速增长,当月离职的便达到71人。到了12月份,离职董秘更是达到了95人的峰值。 跟董秘集中离职的时间段相似,董事长们也大多选择在年底辞职,在2019年离职的246名董事长中,有76名选择在12月份辞职,相当于当月每天都有2-3名董事长公布辞职。 实际上,更换董秘的高频多与公司内部治理“混乱”或不佳的经营状况密切相关。例如,在去年发生过3次以上董秘离职的8家上市公司中,便有一半为*ST公司。 经营情况之外,上市公司频繁更换董秘也指向了其背后的“良人难寻”。例如发生三次董秘离职的广哈通信,原董秘陈晓莹在去年8月退休后,公司曾指定高管谭维立代行董秘职责。而按照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》的相关规定,在谭维立代理期满三个月之后,公司董事长不得不接下了代理董秘的工作,直至公司此后正式聘任了新的董秘。 在公司资本实力和董秘离职频次的关联度方面,去年发生过3次以上(含)董秘离职的8家上市公司中,截至今年5月底,市值均未超过百亿,且平均市值仅为34.36亿元。而在发生2次以内董秘离职的上市公司中,市值分布并未出现明显规律,董秘离职多归因于正常退休、卸任和常规工作调整。 百万年薪董秘不到16%,科创板公司更“抠” 对比董秘与董事长薪酬榜前十,仅有万科A是对两个职位都大方的上市公司。相较于董事长薪酬榜的稳定性,董秘薪酬榜则洗牌趋势明显,2018年度榜单前十仅剩3家在2019年延续了领先。 2019年度,董秘的平均薪酬达66.94万元。光线传媒超越霸榜两年的万科A,以672万元的年薪成为去年董秘薪酬最高的公司。记者注意到,侯俊先生除了在光线传媒担任董秘之外,同时兼任公司董事和投资总经理的身份,而上述薪酬实为其三项工作的整体报酬。 不同于董事长薪酬区间的纺锤体形状,董秘薪酬区间呈金字塔型。3家公司董秘年薪超过500万元,而超1700家公司董秘年薪低于50万元,位于金字塔底,董秘年薪百万以上的上市公司共计553个,占总比15.61%。 2019年3月,上交所正式受理各投行对科创板项目申报,6月,科创板第一股正式亮相,作为改革“试验田”,科创板以创新和高科技为亮点,吸引着市场的目光。 相较于A股董事长薪酬平均值,科创板董事长的薪酬平均高出25.45%,约为119.38万元。其中,有46个公司的董事长薪酬高于A股平均值,科创板中有约46%的董事长薪酬集中在100万至500万元之间。 但科创板董秘的平均薪酬低于A股,约64.9万元。其中最高是生益电子,董秘薪酬358.58万元,有约44%的科创板董秘薪酬集中在10万(不含)至50万元(不含)。 数据说明:本文数据均来自于Wind及上市公司公告或其他公开披露的公告,统计范围包含2020年新上市但披露了2019年薪酬数据的企业。 记者:李少婷 宋可嘉 李诗琪 编辑:陈俊杰 视觉:刘国梅李世强 排版:陈俊杰 马原 每日经济新闻

[新浪彩票]郑飞排列三第20107期:排除两码1 6

[新浪彩票]郑飞排列三第20107期:排除两码1 6
摆放3 20107期    摆放三第2020106期奖号开出:440,组选类型:组三,巨细比为0:3,奇偶比为0:3,和值为8,跨度为4。  摆放三上期开出奖号:440,从奖号组选0-9散布中能够发现:  奖号0最近22期中开出5期,现在遗失0期,共呈现5个号码,出号份额8%;  奖号1最近22期中开出3期,现在遗失10期,共呈现3个号码,出号份额5%;  奖号2最近22期中开出4期,现在遗失2期,共呈现4个号码,出号份额7%;  奖号3最近22期中开出4期,现在遗失9期,共呈现5个号码,出号份额8%;  奖号4最近22期中开出6期,现在遗失0期,共呈现8个号码,出号份额13%;  奖号5最近22期中开出7期,现在遗失1期,共呈现9个号码,出号份额15%;  奖号6最近22期中开出3期,现在遗失5期,共呈现4个号码,出号份额7%;  奖号7最近22期中开出6期,现在遗失4期,共呈现7个号码,出号份额12%;  奖号8最近22期中开出6期,现在遗失1期,共呈现6个号码,出号份额10%;  奖号9最近22期中开出8期,现在遗失1期,共呈现9个号码,出号份额15%;  一、在以上计算中,体现最热的四个奖号为:5、9、4、7,一般来说这四码中包括当期开奖号码,本期看好号码5呈现;走势最冷的三个奖号为:1、2、6,在实践开奖中当期奖号不会悉数呈现在这三码中,本期能够扫除号码6。  二、在最近22期开奖中,奖号:9、5、4、7,开出期数最多,本期留意这四码中落号,重视号码9;遗失期数最多的三码奖号为:1、3、6,当期开奖一般不会悉数呈现冷码,本期能够扫除号码1。  郑飞摆放三第2020107期奖号参阅:  扫除两码:1、6  双胆引荐:5、9,独胆引荐:5  复式组六引荐:234579  五码直选引荐:24578/02579/25789  精选15注组选引荐:056089125159235245279349369389458479489579689  单挑一注直选:759  [扫码下载app,中过数字彩1千万以上的专家都在这儿!]

美退役四星上将:记住6月1日,可能是美国民主实验终结的开端

美退役四星上将:记住6月1日,可能是美国民主实验终结的开端
【文/观察者网 白紫文】美国总统特朗普揭露要挟要动用戎行、乃至启用《暴乱法案》打压示威者的主意,震动了美国社会;其为去教堂而要求差人暴力开道的行为,更是引起公愤。美国退役四星大将约翰·艾伦(John Allen)表明:咱们或许正见证美国民主试验完结的初步。归纳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《卫报》6月4日的报导,曾任美国驻阿富汗部队最高指挥官、北约最高军事长官的约翰·艾伦(John Allen)宣布正告称,特朗普本周的举动将让美国进入“反自在主义”年代。 CNN报导截图 “美国或许从6月1日初步跌入反自在主义的年代。记住这个日子。它或许意味着美国民主试验完结的初步。”约翰·艾伦6月3日在美国“外交政策”网站上宣布的专栏文章中写道。6月1日是特朗普初次就黑人乔治·弗洛伊德之死举行白宫记者会的一天,会上特朗普宣称,要派戎行停息骚乱。发布会后,特朗普没有答复记者发问,而是径自前往圣约翰教堂摄影。差人则是在发布会期间就用催泪弹等提早遣散示威者,为特朗普扫清去教堂的路。“特朗普不信教、也不需求宗教,更不在乎忠诚问题,对他而言宗教只服务于他的政治需求。特朗普不具备国家当下迫切需求的更高层的情感和领导力。”艾伦在文章中表明。 特朗普手持圣经在圣约翰教堂摄影 视频截图 “咱们知道他星期一为什么要去教堂。他自已在教堂前手持圣经时也说了。都是为了他的标语‘让美国再次巨大’。”而在周四承受CNN记者克里斯蒂安·阿曼普(Christiane Amanpour)采访时约翰·艾伦表明,特朗普星期一的所作所为,令他感到“震动”。“那是独裁政权才会发作的工作。那是反自在社会才会发作的工作。那不该出现在美国,咱们不该忍受它的发作。” 约翰·艾伦承受CNN视频采访 视频截图 约翰·艾伦也不是仅有一个出头斥责特朗普的退役四星大将。美国前国防部长詹姆斯·马蒂斯(James Mattis)6月3日也宣布声明称:“咱们有必要回绝任何将咱们的城市视为‘战场’的主意。”“在美国本乡,咱们只要在极少数状况、由州长们提出要求时,才干动用戎行。向咱们在华盛顿特区见到的军事化应对(示威者)的行为,会形成军方和公民社会间的抵触——不该存在的抵触。”马蒂斯在声明中写道。特朗普以其惯用的姿势在推特上反击马蒂斯,称其为“世界上最被高估的四星大将”:“我不喜欢他的领导风格和许多他的其他事,许多人也这么以为。真快乐他现已离任了。”在特朗普作出派军要挟后,纽约和伊利诺伊州长当即回应:不必。美国国防部长埃斯帕6月3日表明,对立动用暴乱法阻止骚乱。特朗普当天对动用戎行一事改口称,不以为有必要派戎行进入城市,但一起着重,他具有“十分强壮的权利这么做”。在特朗普就乔治·弗洛伊德之死举行记者会的6月1日,乔治的哥哥特伦斯·弗洛伊德也初次揭露发声。特伦斯呼吁中止暴力抗议和掠夺等骚乱行为,期望以弗洛伊德的名义进行平和示威,并召唤人们投票发声。 特伦斯·弗洛伊德揭露发声 视频截图 “咱们不要以为咱们的声响不重要,去投票吧。”特伦斯说,“这才是咱们做出反击的方法。”在“外交政策”的文章中,约翰·艾伦表明,特朗普的要挟对美国而言分外风险,他呼吁美国人呼应特伦斯·弗洛伊德的召唤。“假如咱们只看特朗普,6月1日便是代表着羞耻和危机的一天,但假如咱们重视特伦斯·弗洛伊德,那一天也代表着期望。在你们的日历上标好这个日子吧——它也或许标志着,美国民主不会跌入反自在主义、而会迎候光亮。”“可是,革新有必要自下而上地进行。由于在白宫,无人倾听民众的呼声。”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